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现场开奖168现场开奖 >
文摘]林梦瑶 张中元:物流设施质量对中国参与全球价值链的影响
发布日期:2019-08-12 08:04   来源:未知   阅读:

  利用亚洲开发银行(ADB)提供的贸易增加值分解数据,实证检验贸易伙伴方物流设施质量对中国产业部门参与全球价值链的影响。

  近几十年来,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和生产分散化并行的背景下,跨国生产分散化进程加速,国际生产分割得到了飞速发展。由于全球价值链中垂直专业化决定了各国需要进口部分或全部中间投入品,然后将这些投入品与国内增加值部分相结合,以生产最终产品或生产下一阶段的中间投入品以供再出口。全球价值链贸易中的中间产品要进行多次跨境交易,道路、港口、高速公路、电信等有形基础设施,以及海关管理、商业环境等贸易便利化措施对于企业节约时间具有显著影响。在此背景下,节约时间对于企业节约成本和提升生产效率具有重要的意义,特别是对高新技术行业而言,由于产品的更新换代较快,研发、中间品采购、运输和生产时间的节约对于企业在快速的技术变革中占得先机就显得非常重要,良好的基础设施会对企业贸易绩效产生重要影响。

  低效率、低质量的物流设施一直是发展中国家企业提高其生产率和出口竞争力的一大障碍,Portugal-Perez和Wilson(2012)通过实证分析发现物质基础设施和改善商业环境对贸易的集约边际(intensive margin)尤为重要,而边界效率和物质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对贸易的外延边际(extensive margin)来说更为重要。Limao和Venables(2001)发现运输成本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交通基础设施的质量,而且陆上路段每单位距离成本要高于海上航段。Anderson和van Wincoop(2004)将国家之间的贸易成本分解为等值从价税,结果发现货物贸易的国内运输部分占跨境运输总成本较高的比重,国内配送成本是国际运输成本的两倍以上(分别为55%和21%)。Hummels和Schaur(2013)通过对最终产品与零部件产品的贸易进行比较,发现零部件产品贸易对时间的敏感度提高了60%,因此贸易商品的时间敏感性在全球碎片化生产中不断被放大;一些贸易产品因受存货成本、易腐性、技术快速过时和需求不确定等因素的影响而对时间敏感性不断上升。但在过去几十年里,由于航空货运的成本大幅下降,使得航空货运运输量的增长速度远高于海洋货运运输量的增长速度;通过运输便捷且成本急剧下降的空运连接偏远的生产基地,企业产品在多地点分割生产,中间投入品贸易量也急剧增加。

  国内一些学者针对物流设施质量及其发展与中国对外贸易之间的关系进行了实证研究,茹玉骢(2015)利用中国135个部门的投入产出表测量制造业对6类基础设施的密集使用度,实证结果表明,电力、道路等基础设施对于贸易产品比较优势的影响并不显著,但教育、科学研究、电信、和医疗卫生等基础设施供给的增加,显著提高了密集使用该类基础设施产业的比较优势。董宇和杨晶晶(2016)实证检验物流设施发展对出口商品技术复杂度的影响,实证检验结果表明物流体系建设越完善,物流设施发展水平越高则越有利于促进其出口商品技术复杂度的提高。李虹和陈丽姿(2017)发现物流设施发展水平对中国出口贸易有正向的影响,但作用相对较弱。王永进和黄青(2017)研究发现不同行业出口产品在时间敏感度上存在很大差异,其中高新技术行业对时间敏感度非常高;交通基础设施质量的改善有助于中国高新技术行业的出口比较优势,进而推动出口结构的转型升级。

  但以上研究大都集中考察检验国内物流设施发展对国际贸易的影响,鲜有学者探讨物流设施发展对全球价值链参与程度的影响。本文实证检验了中国贸易伙伴方物流设施质量对中国初级产业、制造业部门参与全球价值链的影响,实证结果发现,在考虑了产业部门对物流设施质量的依赖性后,贸易伙伴方物流设施质量的提升能够有利于提高中国初级产业、制造业部门中对物流设施服务特别敏感的产业参与全球价值链的程度。

  本文研究主要作了以下几点工作:第一,具体实证检验物流设施质量各分项指数对中国初级产业、制造业部门参与全球价值链的影响,这有助于中国与贸易伙伴方共同寻求如何克服物流设施瓶颈约束,加快提高参与全球价值链的有效对策;例如,就一经济体影响制约中国产业参与全球价值链的具体物流设施因素,可有选择、有重点地与这些经济体合作推动有关物流基础设施的建设。第二,实证检验发现不同经济体物流设施质量对中国初级产业、制造业部门参与全球价值链的影响具有异质性,这有利于针对不同经济体影响中国产业参与全球价值链的特点,发挥中国自身优势来解决物流设施瓶颈约束,例如,对经济欠发达国家(或地区)贸易伙伴方物流设施建设相对落后的现状,可加强中国与这些经济体的跨境物流体系建设,尽快提高其物流基础设施覆盖率和物流基础设施质量,为中国产业参与或发展自己主导的价值链创造有利条件。第三,检验物流设施质量变量可能存在内生性问题而导致估计偏误,本文通过对中国贸易伙伴方低出口额产业部门组别与高出口额产业部门-组别进行回归分析,回归结果没有发现本文结论由于受潜在反向因果关系的影响而带来估计上的偏误;动态面板模型的回归结果也表明在总体样本中,贸易伙伴方的物流设施质量的提升能够有利于提高中国初级产业、制造业部门中对物流设施服务特别敏感的产业参与全球价值链的程度这一结论是可靠的。

  本文利用亚洲开发银行(ADB)提供的贸易增加值分解数据,实证检验贸易伙伴方物流设施质量对中国产业部门参与全球价值链的影响。实证结果表明,贸易伙伴方物流设施质量的提升能够有利于提高中国初级产业、制造业部门中对物流设施服务特别敏感的产业参与全球价值链的程度;但不同经济体物流设施质量对中国初级产业、制造业部门参与全球价值链的影响具有异质性,其中,发达经济体(OECD贸易伙伴方)的物流设施质量对中国初级产业、制造业部门参与全球价值链的程度没有明显影响,欠发达经济体(非OECD贸易伙伴方)的物流设施质量的提升有利于提高中国初级产业、制造业部门中对物流设施服务特别敏感的产业参与全球价值链的程度;这主要是因为发展中国家国内的物流需求不足与专业化物流供给能力不足同时存在,因此发展中国家物流设施质量的提升,将对中国初级产业、制造业部门参与全球价值链的边际效应产生非常积极的影响。对物流设施质量变量内生性检验表明本文回归结果没有受潜在反向因果关系的影响而带来估计偏误,动态面板模型的回归结果也支持贸易伙伴方的物流设施质量的提升有利于提高中国初级产业、制造业部门中对物流设施服务特别敏感的产业参与全球价值链程度这一结论。

  现代物流业的发展能够促进社会分工的深化,加强物流基础设施建设能够为进出口贸易提供保障。本文研究结果表明在全球价值链背景下,我们除了关注国内物流基础设施的完善以促进贸易发展外,我们还应该注意到贸易伙伴方良好的物流基础设施建设对于中国产业参与全球价值链也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由于中国一些贸易伙伴方属于欠发达国家(或地区),其物流设施建设相对落后,所以要加强中国与这些经济体的跨境物流体系和走廊建设,尽可能帮助这些经济体进行机场、铁路、公路、港口、航空、邮储、海关等物流基础设施的建设。一方面能够提高贸易伙伴方的物流基础设施覆盖率,进一步提升其物流基础设施的质量,从而为有效整合物流基础设施的信息资源、合理对接物流信息与公共服务信息、实现高效互联互通打好基础;另一方面,中国与贸易伙伴方进一步加强物流标准化体系建设,加强物流标准制定和推广应用,将有利于中国企业“走出去”,发挥中国在高端物流领域的实施能力优势,使中国物流业在产业价值链提升中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为中国发展自己主导的价值链创造有利条件。

  (作者单位:林梦瑶,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张中元,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